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益阳】资阳:曾文彬——城市好护工

 二维码 10
发表时间:2020-06-12 15:48来源:资阳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
从5月2日到5月7日,在工人阶级宣传月里,先后有湖南日报、湖南电视台、益阳日报、益阳电视台等4个主流媒体及“学习强国”湖南平台、益阳工会、益阳城管、资水之阳、益视频等5个新闻媒体及微信公众号密集报道了益阳市资阳区环境卫生服务中心垃圾桶(箱)、公交站亭清洗员曾文彬的优秀事迹。5月25日,工人日报第5版以《曾文彬定的“洗碗”标准很高,木头要露出原色,金属要看得见光泽—“把垃圾桶当饭碗洗”》为题,大篇幅刊发了曾文彬的事迹。这是过去一个月来,曾文彬的优秀事迹第10次展现在公众面前。

曾文彬在擦洗公交站亭,他心细如发,每次清洗后,总要再用干净的毛巾将站亭内的坐凳擦干。

垃圾箱(桶)的清洗非常折磨人。大多数时候,还须用手擦,才能彻底去污。冬天,刺骨的冷;夏天,火热难熬,他甚至有意在身上洒些凉水才能感到舒适一些;雨天,顶风冒雨,雨衣里的潮水往下流;晴天,衣着单薄,高压冲洗溅起的脏水,使他从外湿到内,一年到头,双手双脚沤得肿胀发白。一些醉酒者的呕吐物,看着就恶心……单位领导见他常常裹着一身湿,怕他今后患风湿,要他多休息,他总是笑笑,“只有几个了,洗完就下班”。实际上,他一洗就是一个多两个小时。240升带金属内胆的垃圾桶,40多斤一个,全金属垃圾桶,70斤一个,都是一米高。每次作业时,他要把它们一个一个从垃圾屋中拖出,再在原地转来转去,身子弯下、站起,以便抹洗桶身上下和盖身内外,一天下来,相当于移动了数千斤重物,重复着数百次弯腰、直立,弯腰、直立。果皮箱的抹洗与此相似,要逐个取出内桶,取下熄烟盒,倒掉,掏干净基座中的垃圾,才能冲洗,也要循环往复地蹲下、站起,蹲下、站起,腰酸背痛,苦不堪言。街上路上群众见了都劝他:“你把垃圾桶洗得比饭碗还干净!不用这么卖力,一会儿人家垃圾一倒,很快就邋遢了,最多干净得一上午,何苦哦!”而他总是说:“经过我手,起码干净亮丽过,今天干净一上午,下午脏了我再擦,就能干净一整天了,明天再擦,后天再擦,干净的时间总会越来越长”。

曾文彬用钢丝球擦洗垃圾桶的内壁

疫情期间,他勇敢地直面危险,用行动守护公众安全。垃圾箱(桶)、废弃口罩收集桶,内生污水,外附痰迹,最易黏附病毒细菌,是“城市的红区。”他整天开着高压冲洗车,带足84消毒液,配制好消毒水,戴着一次性医用口罩、普通环卫帽、胶手套,在街头巷尾,在居民区,来来回回冲洗、消杀,消除毒害。作业中的污水飞散,病毒的危险让人心生畏惧,他也担心自己有被感染继而传染给家人的极大风险,但他从未动摇,他给自己定下一条规矩:清洗不留死角,消毒不留盲区,垃圾箱(桶)布置到哪里,清洗消毒就跟踪到那里。尤其对那些临时紧急投放在街头路口的废弃口罩收集桶,他与投放部门一天一对接,生怕突然增加了而自己不知情,造成了防控漏洞。他用超强的意志不断重复着消毒—清掏—清洗—再消毒—套袋—复位的机械式作业动作,用最微贱的身躯,在凶险的病毒与公众的安全之间筑起了道道“隔离墙”。 2月1日,大年初八,他在资阳区的主路五一路上作业时,一名年轻女士可能被他认真工作的场景所打动,偷偷在一边录视频,被他看见后,该女士索性走上前来,问他在那空空阔阔的大街上,只有他一人在一丝不苟地擦洗那些脏污的垃圾桶,不感到恐惧、孤独吗?心理能平衡吗?他的回答是“比起疫区中的医生护士,我太渺小了”。那位女士听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应了一个“好”,行人的一声“好”,包含了对他的无限信任。


曾文彬平时工作不留一丁点死角,常常钻进垃圾房内,把缝隙、边角擦洗得干干净净



分享网站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