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张三系列故事之一——打赌

 二维码 43
发表时间:2020-08-30 11:20作者:彭铁牛来源:湖南环卫

张三因伤带着三等功勋章提前从部队复员了,被组织照顾分在环卫处上班。等新买的洒水车下来去当一名洒水车司机。可那洒水车左等右等就是没批下来。张三就隔三差五往退伍办跑,也不说啥,有时坐坐就走,有时一坐就是一上午。退伍办宋主任看小伙子不吵不闹的,心里就有了好感,有心要帮他一把。

有一天张三又去退伍办闲坐时,宋主任就对他说,洒水车又不是买件衣服买双鞋子,说买就能买的,你这样闲着也不是办法,本来你可以先下去和那些大妈大爷扫扫马路大街啥的,可你要下去了,只怕新车一回来又轮不到你了。你不是退伍军人吗?我昨天给你找了一家环保公司当保安的工作,虽然不是端公家碗,总比闲着好,等新车下来了你还去当你的洒水车司机。

张三第二天清早就去那家环保公司报了到。退伍军人干保安也算专业对口,待遇低,可工作也清闲,每天就是照看

公司内的垃圾收集车洒水车不要被偷油偷电瓶。白天车来车往的,小偷肯定无从下手,所以白班虽然是安排两个人,其实只要有一个人在保安室打打瞌睡做做样子就行,另外一个人基本上无事可做,想干嘛干嘛,只要东西不掉,领导也不管。

这公司旁边有家小卖部,因为房子宽敞,老板又买了两张麻将机安在里面,附近的大爷大妈大姐大哥有事没事便都爱来这娱乐娱乐。李四是张三的同事,骨灰级的麻友,每次和张三值班时,总是张三在保安室守着,而李四则在麻将娱乐室里酣战,只要上面没来人检查,保安队长王麻子对这事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天,又是李四和张三值白班,李四像往常一样打个招呼抬腿就要走。张三忙喊住李四,四哥,我今天肠胃不太好,去商店买点药先,你等会去打麻将。那时的商店都卖一些日常的药,像速效伤风胶囊、去痛片、泻立停、万金油…一般商店都有卖。

这张三才走一会,保安队长王麻子就来到了保安室。一看,哎,怪事,李四竟然在保安室打瞌睡,而老老实实的张三却不见踪影。

王麻子一掌把李四拍醒,李四正在做着打麻将的美梦,被人拍醒就有点恼,嚯地站起。一看是王麻子,那怒火瞬间就熄了,嘟嘟嚷嚷道,一把好牌呢,正自摸,钱还没收呢就让五哥你拍醒了。王麻子其实只比张三大着几岁,比李四小着十来岁,这李四张嘴闭嘴就是哥,王麻子听到这声哥也觉得舒畅,心想这老小子倒是鬼精鬼精。平时李四请个假迟个到啥的王麻子也并不刨根问底。

.“依你那意思我还得陪你损失不是?”王麻子笑骂道。

“哪能,我就和五哥你开个玩笑。那牌是真好,清一色,见子就胡。”

“我就奇怪了,你怎么没去打麻将,原来在梦里已经打上啦。咦,张三呢,那小子不是也打麻将去了吧?你可不能把一大好青年带偏了。”

“哪能,我一来他就说肠胃不舒服,去商店买药去了。”

“肚子疼?买药?”

“他这么说。”

“李四,你不是爱赌吗?我今天就和你打个赌,我赌他也打麻将去了。”

“那行,不反悔。”一提打赌,而且是十拿九稳的赢,李四那一点点瞌睡都烟消云散了。

“行,等下他回来你不用做声,只听我说,你只许听不能插嘴。”王麻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两人正唠着,那张三就推门进来了。

“王队好。”张三见王麻子也在保安室便身子一正。

“阿三啊,你刚才到哪里去了?去干嘛了?”

张三正要回答,那王麻子摇摇手示意他先别说。

“是这样的,我刚来保安室,见你不在,就说估摸着你也是打麻将去了。李四说你买药去了。我就和李四打了个赌,赌一条烟,我赌你买了药,顺便就打麻将去了。你也知道,只要这保安室有人值班,打麻将并没啥事,不扣奖金不处罚。你说是不是我赢了?你打麻将去了!”

李四听王麻子这么一说,就有点急了,这不早挖好坑让自己跳吗?是个明白人都会顺着说摸了一圈,无伤大雅的事谁不会做个顺水人情讨好一下领导?李四心疼着那一条烟钱,抓耳挠腮的,因为事先约定,做不得声,心里却暗骂这王麻子狡。

“没有啊,我又不会打麻将,刚买了点药去了,你看。”张三扬了扬手里提着的药。李四一听这话,不禁心花怒放,忍不住就哈哈大笑,连说好兄弟好兄弟。

是真傻还是装傻?那王麻子一愣,脸就有点青,摔门而出。

到了月底,张三被扣了十块钱工资,理由是,上班时间老往厕所跑。当然李四也并没有赢到一条烟,因为打赌时他连说了几句好兄弟,违规了。

接下来的两个月,张三日子就有点不太好过了,工资总是被各种弄不清楚的理由扣掉十块钱。直到3个月后,才又恢复常态。

这一天,张三肚子又有点不太舒服,就去商店买了点药。回到保安室时,看到王麻子陪着一个陌生人又在保安室,看王麻子对这人的态度就知道应该是他的领导。

“我来检查一下工作,听说你们保安们常常出去打麻将,你不在,我就和王麻子打了个赌,我赌你打麻将去了,是吗?”

一听又是打赌,张三腿脖子就有点软。

“领导,刚才肚子不舒服,就去商店买了点药。”张三扬了扬手里提着的药。这次轮到王麻子心花怒放了,他也差一点大笑出声,但他知道,就算是憋出内伤也不能笑出声。

“刚好三缺一,我就顶了一圈。”想到几个月前的打赌,张三这次心里活乏了,补充一句说。

那陌生人听张三这么一说,也不笑,就拍了拍王麻子肩膀,你看,我赢了。

到了月底,张三这次工资没有被扣一分钱,可奖金全部罚没,并被严厉警告,再去打麻将,开除!

李四因为这事,上班时再也不敢溜出去打麻将了,心里多多少少对张三就有了点恨意,明明只是去买个药,偏要说摸了一圈。王麻子因监管不力也受了处分,对这张三更是恼上了,该说打麻将时你说买药,该实话实说没打麻将时你偏要瞎说摸了一圈,你这不存心跟我过不去吗?

这事让张三里外不是人,张三那个气啊,说真话不对,顺着领导意思说也不对,这以后只怕没得好日子过了,都是这打赌惹的祸。你还开除我,我不给你这机会,我自己走。大不了不开洒水车了,我去扫地还不行?

就这样,张三这一赌气,去一线清扫队报了名,这马路一扫就是十多年,这才有了张三的一系列故事,这是后话,不提。



本篇图文为原创,未经本人允许,不得随意下载使用,谢谢您的光临,如果您喜欢,请在文末点赞支持,欢迎转发,谢谢!

分享网站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