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帐号登录: 注册 登录

张三系列故事之二——评优

 二维码 69
发表时间:2020-08-31 11:36作者:彭铁牛来源:湖南环卫

张三一气之下去了清扫队,不久新洒水车就下来了,自然与他无缘,他不再做当司机的梦,一心扫马路。因为年轻有力气,又心疼那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如果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谁愿意在含饴弄孙的年纪再风里来雨里去干这苦累脏的活?所以扫地他特别卖力气,总想着自己多扫点,他们就能少扫点,这不是因为雷锋精神,而是人性的善良,正是这种善良才让这个世界充满了温情。因为这样的行为,张三也渐渐得到了老人们的认可和痛爱。


张三不抽烟,只偶尔喝点小酒,没量也没瘾,因为工资低,他索性连那唯一的一点爱好也戒了。一起扫地的大爷有时候邀请他一起喝点,他就说,不会。


不久,在那扫地的大婶大爷那里就传开了一首顺口溜,‘不抽烟不喝酒,张三扫地是能手,不嚼槟榔不打牌,张三是个男子汉。’在老人们眼里,男子汉就是好男人。


这顺口溜朗朗上口,也就越传越广。很快大家都知道了有个扫马路的好男人张三,至于张三是谁?大家并不一定要认识。


好男人没国标也没地标,一千个女人的心里可能有一千个好男人的标准。大多数男人都爱自我标榜自己是好男人,他们根据自身所定的好男人标准,在女人们眼里都是笑话,她们对这种男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但不抽烟不喝酒,不嚼槟榔不打牌绝对是女人们心目中好男人的标准之一。张三很快声名鹊起。


声名鹊起的张三并没有因为名声好而带来好气运。大多数女人都嫁给了她们自己口中的坏男人,好男人只是女人们打击自家男人信心的谎言和一种手段,以免他们信心爆棚难以驾驭。


所以好男人张三并没有因为这张标签而引来想象中蜂拥而至的女人们的示好或示爱,这让有点陶醉的张三微感遗憾。他有时也觉得后悔,当初要不是冲动去扫地组报了名,等个个把月他可能就是一名神气的洒水车司机了,虽然同属环卫系统,身份可就千差万别了,说不定孩子都打酱油了,哪像现在,形单影只,孑然一身。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好男人张三没有引起姑娘们的重视,社会上各种组织团体却如蚂蟥听到了水响,各种邀请函纷至沓来。女人盟、女人超盟、女人辣盟、女人超辣盟……这些冠以女人的这盟那盟,盯着的都是男人,其实质就是评优,评选出女人们心目中的好男人。优胜者除了可得到一千元奖金外,还可得到一次和盟主共进晚餐的机会,对于绝大多数单身狗来说,甚至是已婚男士,和千娇百媚的盟主在烛光摇曳的餐厅里浅饮小酌那是何等的人生惬意。当然,费用由男方出。


张三对和美人共进晚餐心向往之,但一想到那高昂的费用就难免肉痛,以他现在的收入,只能是奢望了。也罢,要是评上了优,自己只要那一千元奖金,烛光晚餐就让给别人好了。


张三把夹在邀请函内的几十张评优表格都填了寄回去。这些表格寄出去后,都如石沉大海,再也没有了音讯。


不久,各盟都发布了各自的优胜者名单。张三逐一查看,反反复复,都没看到自己的名字。心里难免有种失落,当初填这些表格时,只是抱着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可表格寄出去后,期望便随着时间慢慢提升,最终的结果让张三气馁的同时又有点愤懑,二三十多张表格啊,不说名次,连个鼓励奖都没沾边。这些盟反正都在这个城市里,哪天休息了倒要当面去问个清楚,自己究竟是哪点不合格了?


那天张三早班,下了班也顾不得回家休息,骑上一辆从二手市场淘来的破电动车就直奔最近的女人盟。


盟主葵葵看着眼前这穿着环卫马甲,身上微微散发出一股酸臭味的男人,一天的好心情就荡然无存。这就是那顺口溜里所说的好男人张三?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除了身板结实,其他可都和好男人相去甚远,这传言果然不靠谱。


“你对我盟的评优结果有异议?”葵葵很好地掩饰了自己的厌憎。一双桃花眼温柔地瞟了一眼这略显邋遢的男人,虽是询问却带着一种征询的口吻,让人听了不但不反感反而心存感激。她一直认为,把不满不屑不耐烦不高兴等情绪轻易流露在脸上的女人,连花瓶这种对女人带有一种轻蔑神情的称呼都不配。


葵葵这一问一瞟,可是大有学问,先问让你一愣,接着一瞟,这瞟里有嗔、有痴、有怨、有哀、有怒、有喜,似爱又恨、似恨又爱。张三哪见过这阵仗?内心无端升起一股茫然、惆怅、失意、落寞、惶恐、厌世的情绪。张三神情恍惚张口结舌,来时想好的一肚子诘问就不知从何说起了,只是木然点点头又赶紧摇摇头。


看到张三这失魂落魄的样子,葵葵心里对他又未免低看了几分。


“我们盟的评优标准是会挣钱会养家,不抽烟不喝酒不嚼槟榔不打牌只是附加条件。你——挣多少钱一个月?”葵葵把你字拉得长长的,还微微笑了笑,好像真的很想知道张三挣多少钱一样。


挣多少钱?我一清扫工一月能挣多少钱?这不明知故问吗?张三面红耳赤,飞也似的逃了出来。

逃了出来的张三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开始疑惑,自己参加这样的评优到底是对是错?难道不是虚荣心作祟而仅仅是因为那一千元的奖金?同时,张三对自己也有几分气恼,好歹也是当过几年兵的人,面对那一颦一笑竟不觉就卑微了几分。我环卫工人怎么啦?我挣钱少就不是好男人了?什么狗屁逻辑。


张三心有不甘,整理一下情绪,壮了壮气势,又奔附近的女人超盟而去。


超盟盟主晓晓虽不似葵葵那般千娇百媚,却清丽端庄,自有一股逼人英气流露。因为早有了准备,这次张三就显得不卑不亢了。


“你夫人打麻将输了钱……”晓晓开始用事例来说明她们盟对于评优的标准。

“我没有夫人,女朋友都还没有。”

“我是打个比方,好好好,那我换个例子,比方说你打麻将输了钱时……”

“我不打麻将,因为我不会打麻将。”

……             ……           ……

这样的谈话自然无疾而终,结果自然是没有结果。

走出超盟,张三再没了勇气和信心去辣盟、超辣盟。所有的盟评优标准虽然五花八门,看似各有侧重,但归纳起来就是身份、地位、金钱。我一个扫地的环卫工人,和别人去拼这些拼得过吗?不过是徒添笑料,自找难堪。不抽烟不喝酒,不嚼槟榔不打牌这些所谓的好习惯,在这些标准里面,不过是可有可无的附加条件,就像买一斤肉,屠夫割一节肠子以博顾客高兴的搭头,免费的。


此时的城市已是万家灯火,或远或近的霓虹灯都眨着炫目的眼,带着一丝嘲讽和调皮。一个环卫工人拖着板车,从张三身边经过又渐渐远去,望着路灯映照下耀眼的橙衣,张三一阵释然,这次评优算是不务正业了一把,以后该往何处使劲?他已不再想这个问题。


有风吹过,他解开的橙衣夜色下就像一面旗帜,飘飘荡荡,猎猎作响。



本篇图文为原创,未经本人允许,不得随意下载使用,谢谢您的光临,如果您喜欢,请在文末点赞支持,欢迎转发,谢谢!


分享网站
 
 
会员登录
获取验证码
登录
登录
其他帐号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